收藏本站 正规一清POS办理_诚招全国代理

扫黑怕的不是明目张胆的恶,更痛心的是笑脸背后藏着的恶

扫黑怕的不是明目张胆的恶,更痛心的是笑脸背后藏着的恶

扫黑怕的不是明目张胆的恶,更痛心的是笑脸背后藏着的恶  第1张
极强至极金融中心2019-10-14 12:54

➤今年7月,一对母女,开着三轮车偷西瓜。


偷了满满一车,瓜农发现追上与她们拉扯时,一女子摔倒,膝盖擦破流血,女子并报了警。

你没听错,是的,女子偷瓜被发现摔倒擦伤后报的警。

你也没听错,民警估值偷的瓜仅价值20元,遂协调让瓜农赔偿女子300元医药费。这下瓜农感到十分委屈,以后有偷瓜的可是再也不敢拦了。

这一荒唐之事经媒体报道后,县公安局高度重视,立即进行核查,事件才有了反转,民警对偷瓜女进行了劝诫,偷瓜女才退还了那300元。

➤去年7月,桂林的陈某因在家中抓小偷,冲突推搡过程中,不慎致小偷死亡,被检察院以过失杀人罪提起公诉。

舆论哗然,今年7月检方撤诉。此前死者家属曾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,要求赔偿81万元,最终,法院也驳回该诉讼。

➤前年3月,上海一11岁男孩,捅开了共享单车的密码锁,骑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,被卷入车底身亡。

死者父母将共享单车公司连同肇事方一起诉至法院,索赔878万元。理由是,共享单车公司的车锁太容易被打开,存在安全隐患,所以才导致孩子出现了安全事故。嘿嘿!换而言之,就是如果他家孩子不能撬开密码锁,就偷不到单车骑,也就不会发生车祸身亡!

➤前年9月,一位35岁的白河县男子樊某与朋友KTV唱歌,唱歌过程中,樊某趴在一女子毛某身上实施猥亵。KTV老板周某阻止了之后上了二楼大厅,樊某追上去,抡起椅子欲打人。周某等人赶紧到二楼阳台西侧躲避,樊某赶来猛踹紧闭的房门,因反作用力导致后退,不慎退至身后栏杆处,仰面坠落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事后樊某家属认为,其坠楼与周某等3人存在因果关系,KTV二楼阳台设置低了,没有起到安全防护保障作用,遂起诉至白河县人民法院,要求周某等人赔偿经济损失130万元。最终法院一审判决,打人者承担30%的责任,也就是说周某等人要承担40万元赔偿。

聊城假药事件经过

2018年4月,聊城有位牙医王玉青,其父因患肺癌,来到聊城市肿瘤医院治疗,经熟人介绍推荐了主治医生陈宗祥。

王父入院时已进入癌症晚期,几乎无药可治。但王玉青哀求陈医生想办法,陈宗祥建议可以尝试抗癌“万金油”药物卡博替尼,但医院无此药品,需要患者自己去买。

结果王玉青在买不到药的情况下,请求陈宗祥帮忙。陈宗祥知道有个叫王清伟的父亲也是癌症患者,他那里有一瓶未使用的“卡博替尼”,便把王清伟电话告诉了王玉青,最终以1300元转得。

服用后效果还好,王玉青遂又从代购手中购买了第二瓶。

2018年11月,王父病情加重去世。

2019年1月14日,王玉青将卡博替尼拿到了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,结果显示“卡博替尼”系假药。

2019年2月15日,聊城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市公安局提出控告,称王清伟、陈宗祥二人涉嫌销售假药罪。

4天后,聊城市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,称陈宗祥医生犯罪事实显著轻微,不追究刑事责任。

王玉青不服,找到了媒体。2019年2月25日,山东电视台播出“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”的报道,使这一法律已经释放出善意的事件迎来了转折。

节目播出当晚,聊城市肿瘤医院决定暂停陈宗祥医师在医院的医疗服务活动,并给予行政警告处分,免去其肿瘤二区科主任职务。

次日,聊城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,陈宗祥违反《执业医师法》相关规定,暂停执业一年。陈宗祥医生被带到公安局接受调查。

2月28日,@烧伤超人阿宝、@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发表文章,揭开了聊城假药门事件内幕!

事件再次发生逆转。

3月1日,陈宗祥被取保候审。

王玉清起诉聊城肿瘤医院索赔79万

2019年8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第二次修订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》,这份2019年12月1日开始施行的新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假药劣药,作出了重新的界定:进口国内未批的境外合法新药,不再按假药论处。对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药品,情节较轻的,可以减轻处罚;没有造成人身伤害后果或者延误治疗的,可以免于处罚。

得知这一消息,陈宗祥主任的女儿在朋友圈用凝重的笔触这样写道:竟然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,法制的进步换取全社会的福利,牺牲我爸自己,也算推动医疗法制层面的改革,以后,患者可以放心用药,而医生不再担心被告了,大家其乐融融!

似乎至此,一场医生用药真假对错之争,有了一个可供打分的范尺。

但遗憾的是,这条新闻,这一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,对她的父亲、对曾经背负了沉重的开具假药枷锁的陈宗祥医生来说,以及对当事的医院来说,无疑,来得太迟了一点。

尽管这一事件推动了法制的进程,但却依然阻挡不了王玉青拿起法律武器,报复所有恨过她的人。

爱情可以呼叫转移,但仇恨不可以。就在前不久,王玉青将@烧伤超人阿宝、@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、新浪微博以及张箬涵一个都不能少的全都告上了法庭。

据@烧伤超人阿宝 近日在朋友圈愤慨透露:


扫黑怕的不是明目张胆的恶,更痛心的是笑脸背后藏着的恶  第2张


聊城“假药”事件,王玉青上月正式向法院起诉聊城肿瘤医院,要求赔偿79万余!
三种晚期肿瘤,北京济南各大医院均无良策,陈忠祥医生尽心尽力给维持了七个月生命。
陈医生换来的,是死者家人的多次辱骂,山东警方的多次审查,聊城卫健委的严厉处罚,个人行医资格的丧失。


当医生救死扶伤、医者仁心的脚步,跑在法律前面的时候,往往就会成为心似莲花、一尘不染的无辜者。

新京报这样评论此事:身为逝者家属的王玉青无意于去揪出那条“假药”流通链条,她开始不知“假药”是仿制药、以为是“成分为假”的劣药,所以选择控告和举报,只是想反映“药不对症”,却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。

被视作肿瘤圣手、良心医生的陈宗祥,因推荐“假药”遭处分,但从多方说法看,他像是出于救人的好心,而非从中牟利的企图。所以,有人说这是黑色版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有人说这是现实版的“农夫与蛇”。但无论是哪种,都不是皆大欢喜的收场。

维权的王玉青,“正打歪着”地掐断了“假药”流通链条的同时,也掐灭了部分患者希望,但并非故意。将他们推进“多方共输”泥沼的,是与仿制药式“假药”伴生的情法纠葛。“卡博替尼”是种多靶点的广谱抗癌药,被称为靶向药中的“万金油”,在临床试验的适应症包括肝癌、软组织肉瘤、非小细胞肺癌、前列腺癌、乳腺癌、卵巢癌、肠癌等,它还跟奥希替尼一起,被许多肺癌患者称为救命两大神药。故陈宗祥医生为患肺癌的王玉青父亲推荐“卡博替尼”未必是乱开药,虽然据科普,膀胱癌的靶向药主要是阿特朱单抗。但这些都不是劣药,却是所谓的“假药”,虽然有效,但至少在今年12月1日以前,为现有法律所禁止。

对于聊城假药案,该怎样去看,江淮医学律师团多位律师表示,从第一次公安不立案释放出的司法善意光辉,到全国人大对假药的重新定义,无不充分说明,这一次,我们不能只谈法律,更要谈良心。

因为,一个被人们普遍认为是现代版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,倘若总是不断在上演,好心换不来好报,寒的不仅仅是陈宗祥、王清伟的心,还将会是整个社会的心。

法院当年一审判决彭宇好意施惠,反背一身责任,有网友评此案让中国道德倒退了五十年,从此好心人在提心吊胆中渐成路人。

借用姚广孝对朱棣说过的一句略显夸张的话:杀了方孝孺,天下读书人的种子就灭绝了!今日毁了陈宗祥,天下好心医生的种子就灭绝了!

从这一点说,王玉青起诉聊城肿瘤医院,要求赔偿79万,这一案例的胜败,意义格外重大。

来源:“江淮医学”微信公众号,作者:叶正松


武汉极强至极科技有限公司_银盛通_畅捷通_小陆_电银通代理_银盛通代理_瑞银信代理_超级码代理_极强科技_13125071906 https://www.payatp.com/

相关文章

用户评论

*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027-59765604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