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正规一清POS办理_诚招全国代理

总得有人站出来!


 戳蓝字“灼识新维度”关注我们哦!



29


总得有人站出来!
晚清沧海事上卷 29
 作者 | 罗马主义

书接上回,水火会的人把武兰珍抓到县衙以后,知县刘杰一听案情,吓了一大跳,赶紧亲自去审问这个人贩子。

 

“你和教堂的人见过几次面?具体是什么时间?”

“那个王三长得是什么样子?具体多大岁数?”

“你们在哪里见面的?具体的地点在哪里?”

“你们每次的银钱交易是怎么做的,数量多少?是银子还是铜钱?都用在哪儿去了?”

 

问着问着,县太爷发现不对劲,这个人贩子的说法颠三倒四,同样的问题问几遍以后,每次回答都不一样,于是县太爷灵机一动,就问人贩子:

 

“既然你去过教堂很多次,那你就说说教堂里都有些什么?”

“你每次从哪个门进去的?那个门是铁门还是木门?上面都有些什么装饰?”

 

这几个问题一问完,县太爷立刻了然于胸,这个人贩子显然是屈打成招,胡乱诬陷,因为县太爷去过教堂,拜访过里面的法国人谢福音牧师,而且去过不止一次,所以对里面的情形一清二楚,而这个人贩子是满嘴跑火车,一件也没有说准。

 

但是县太爷刚想当面戳穿这个人贩子,一抬头,看见县衙外面人头窜动,足足围了几千人,全都在那喊打喊杀,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知道,如果他现在敢说出这个人贩子是在说谎,天主堂根本就是清白的话,那么这群人肯定会冲进来,把他当成卖国贼打死。

 

于是他急中生智,给大家说:“这事涉及外交,我说了不算,你们在这等着,我去找领导来解决”。

 

紧接着他就跑去找了天津知府张光藻,把案情详详细细的给张光藻做了一个介绍。

 

知府大人一听,也是头大如斗,赶紧又叫来了其他官员,一起商量。商量来商量去,大家都觉得这事儿难办。

 

如果据实向围观的老百姓说,老百姓肯定不信,一定会认为当官的奴颜媚骨,害怕得罪洋人,置老百姓的生死于不顾,那样肯定会激起暴乱。

 

可是不这么做,洋人他们也得罪不起,更何况别人本来就是无辜的。这可如何是好,大家七嘴八舌,讨论了半天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团团乱转。

 

最后不知道谁出了一个馊主意,要么大家一起出面,压着人贩子武兰珍,去教堂当面对质,到时候真相大白,围观的人自然也就会散去。

 

这个主意听着不错,可是他们忘了一点,自从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,洋人进入天津已经十多年了,这期间,由于有治外法权做靠山,很多洋鬼子有恃无恐,欺压老百姓,双方的矛盾早已势同水火。

 

现在真相是什么?其实早已没有人关心,大家就是要出一口气。带着人贩子去教堂当面对质,数千人围在教堂前,那可是一大堆火药桶,稍不留神就会闹出大事。

 

那究竟该怎么做呢?其实你问我,我也不知道,反正去教堂对质,肯定是下下之策,但是天津的官员想破脑袋,也没有想出其他应对之招,最后就选了这个下下之策。

 

于是天津知府张光藻带着一大群官员,压着人贩子武兰珍,来到了天津望海楼法国天主教堂前,拿着他之前的口供,当面印证。

 

于是上万人跑来围观,水泄不通的围了天津望海楼教堂,对质的结果自然是无话可说,当场印证了人贩子武兰珍全部都是瞎说。

 

天津望海楼教堂


但是问题是要有人信,虽然证据确凿无疑,但是还是有人在人群里煽动,认为是政府做假,故意掩埋真相,除非让大家进去查看一下,否则还是不能善罢甘休。

 

法国神父一看,乱哄哄的上万人,自然不同意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入内查看,于是就有人就开始鼓噪,还有些人开始向教堂丢石块,局势顿时乱作一团。

 

一看情况不妙,教堂里就有人跑去报告了法国领事丰大业,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二杆子,仗着战胜国的地位,一向飞扬跋扈,根本瞧不起中国人。

 

他一听到教堂被围了,中国的官吏又处理不力,立刻暴跳如雷,就跑去找天津的最高行政长官,三口通商大臣完颜崇厚,指着崇厚的鼻子乱骂,口水喷了他一脸,要他立刻派兵镇压。

 

崇厚其实也一直关心着这事,而且他听到底下的人汇报说,虽然现在局面有点乱。但是当地的官员都在场,没人敢直接冲击教堂,老百姓也就是发泄发泄愤怒,不会出什么大事,忍一忍,天黑了自然就会散去,这事儿也就过去了。

 

于是崇厚也就把这个意思,原封原样的讲给法国领事丰大业,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,不出也出了,现在也就只能忍一忍了,等大家肚子饿了,总得回家吃饭吧,不可能永远在那围着,所以也不用太担心。崇厚还特别并向丰大业保证,人没有散去,官员绝对不走,不会出什么大事。

 

俗话说,一个巴掌拍不响,如果换一个人,可能也就接受了崇厚的说法,但是法国领事丰大业,是个一贯目中无人,蹬鼻子上脸,欺人太甚的家伙,非要逼着三口通商大臣完颜崇厚,立刻派出洋枪队去镇压。

 

无论崇厚好说歹说,他就是不听,最后把崇厚也说火了,就撂摊子说,如果你非要我派兵,那行,我就给你两个巡捕,你去镇压吧。

 

没想到法国领事丰大业,勃然大怒,居然从腰中拔出手枪,对着崇厚就是一枪,当然不是真打,是打的崇厚背后的花瓶,结果碎渣子把崇厚的脸给划伤了。

 

于是众人赶紧把他拦腰抱住,推出门去,说起来崇厚也真是窝囊,被人欺负成这样了,屁也没敢放一个,这也怪不了他,国家积贫积弱,没有底气,他这个三口通商大臣,也只能做缩头乌龟。

 

而这个法国领事丰大业,依然怒气未消,又带着秘书西门,气冲冲地赶往了望海楼天主教堂现场,路上碰见了天津知县刘杰,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阵乱骂。

 

天津知县刘杰这个时候,也早就窝了一肚子气,整整一天提心吊胆,四处低声下气的劝老百姓回家,累得汗流浃背,嘴都说干了,生怕惹出什么大事儿,破坏了维稳局面。

 

眼看着大家的火气渐渐熄了下来,人群渐渐开始有人散去,正说要喘口气呢,没想到遇见法国领事丰大业,不问青红皂白,一来就问候了他老母,外加祖宗三代。

 

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,当场爆发,就和法国领事丰大业吵了起来,又引起了人群的围观,没想到法国领事丰大业这个家伙真不是个玩意,居然拔出手枪,对着他就是一枪。

 

天津知县刘杰眼疾手快,往旁边一闪,躲过了这一枪,结果他的仆人,被当场打死。

 

这一下火药堆被点燃了,所有围观的群众,全被激怒了,围住法国领事丰大业,就是一阵群殴,把他和秘书西门两个人当场打死。

 

而这个时候,在场的所有的人全都红了眼,集体变得歇斯底里,官员们再也拦不住了,所有的人呐喊着冲进了教堂,把里面的人杀个干干净净,然后又放了一把火,把教堂烧个精光。

 

这还不解气,他们又冲进了不远处的法国领事馆,还有其他国家开办的教堂,肆意烧杀,好多看热闹的外国人也挨了误伤,一时天下震惊。

 

很快,七国驻华公使联合向清廷总理衙门提交抗议,外国人的联合舰队,也驶向了天津,眼看又一场战争,已经迫在眉睫。


 
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慈禧为了西北的战局,整天提心吊胆,睡不着觉。虽然李鸿章带着刘铭传,统领40营淮军,两万余人,正在赶赴西北战场,但这已经是大清王朝压箱底的宝贝了,千万不能再有闪失。

 

所以,当天津教案爆发以后,朝野震动,而且洋人的抗议文件,措辞强硬,无异于最后通牒,据说法国的拿破仑三世皇帝龙颜震怒,已经准备远征,面对如此局势,慈禧也是紧张的坐卧不安。

 

而满朝文武,在这个时候,既不识相,也不给力。他们纷纷上书,认为外国人欺人太甚,唯有一战,才能维护尊严,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

而慈禧心里清楚,打?拿什么打!在海上,根本就不是别人对手,在路上,所有的精锐都在西北,即使调回京城,也未必打得过别人。

 

更何况,国库早就空了,全靠洋人借款才能勉力维持,别说打仗了,如果和洋人把关系搞僵了,一旦资金周转不灵,紧急的时候,洋人不借钱给朝廷,单单一个财政危机,就能压垮大清帝国。

 

所以慈禧心里一清二楚,只有谈判是唯一的出路,而谈判要想成功,就意味着必须要赔款道歉,处理当事人,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,谁去谁就会被当做卖国贼,这可如何是好,谁又愿意去呢?

 

与此同时,她也想知道,几个月前,在西北到底发生了什么?左宗棠真的全线崩溃了吗?

……

 

为什么我们总是诱饵?雷正绾和黄鼎有点想不通。其实我们很能打的,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都是四川人,看起来有点矮矬穷,所以大家就要欺负我们?

 

不管他们怎么想,反正左宗棠就是把他们当成包子往外丢,而穆斯林们也总把他们当成兔子整,才过了半年,就忘了董志塬大捷是他俩打的,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!

 

可是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诡异,教主的计划依然是,围歼雷正绾和黄鼎,而左宗棠给他俩的指示却是,装死但是不能死,而且要让穆斯林们觉得他俩马上就要死,但是总也咽不下最后一口气。

 

雷正绾和黄鼎一听,我俩是实力派,不是演技派好不好?!要死不死,这怎么演啊?左宗棠一听,不会演,去看抗日神剧,正面人物中了很多枪以后,咋表现的,你们就会演了。

 

教主的军事部署是,对于刘松山,一个字“躲”,你不是武器好,士兵素质高吗?没有关系,反正你也没有带重炮,我就不和你打,死守堡垒。

 

除非你愿意来爬云梯,那就陪你硬碰硬,但这种玩法,你的火力优势也没有多大用。

 

对于金顺和张曜,你们不是要封锁我们吗?没关系,用河州骑兵和他们对砍,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,肯定可以撕开包围圈,让宁夏甘肃各地的穆斯林援军,进入金积堡。

 

而对于雷正绾和黄鼎,既然你俩最弱,所以我还是得专门收拾你俩。

 

你们不是打算筑垒包围我们?没关系,我们可以将计就计,一方面从正面派宁夏各地来的援军攻击他俩,然后再传帖通知从平凉到灵州固原一带的所有穆斯林,从后面包围他们,断了他们的粮路,彻底围歼他们。

 

如果张曜和金顺要来救援,用河州骑兵挡住他们,如果刘松山愿意来救,那就太好了,这样就解了金积堡的围,不就是传说中的围魏救赵吗?大家撤了就是。

 

如果他不来救,那就对不起了,这次一定要灭了雷正绾和黄鼎,这样大的军事失利,左宗棠肯定倒台。

 

多好的安排,看起来天衣无缝,完美无缺。但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没有二把刷子,左宗棠敢说自己是小诸葛吗?

 

左宗棠看见朝廷的上谕以后,立刻下定决心,必须马上就打,不能给主和派任何机会。但是怎么打,其实他心里也没数。

 

爬云梯是绝对不可以考虑的,你拿升官发财做鼓励,让大家爬个一次两次可以,可是要攻下金积堡,那必须让大家爬几十次,这摆明了就是让大家去送死。

 

士兵又不是傻瓜,没人会蠢到自愿不要命,如果你非要拿枪逼着他们天天爬,那结果想都不用想,他们会直接调转枪口,一枪就把你崩了!所以这招万万使不得。

 

爬云梯行不通,运重炮又来不及,一连几天,左宗棠搜肠刮肚,苦思冥想,也找不出一个好办法来。

 

这一天,负责钱粮的袁保恒,抱着账本来给他汇报工作,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大帅,你常说这西北打仗的第一要务,就是粮食,所以我把这话牢记在心里,最近我又筹集了……”

 

“等等……你刚才说的第一句话,对,粮食!我有办法了!哈哈哈”左宗棠突然一拍大腿,高兴的笑了起来,把袁宝恒吓了一大跳。

 

没笑多久,左宗棠忽然又不笑了,皱起了眉头,这一惊一乍的,看的袁宝恒是目瞪口呆的。

 

“继续说,小午兄。”左宗棠又变得无精打采,心不在焉,让袁宝恒接着聊,可是袁宝恒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,想了半天才想起来,他是来给左宗棠送大米的。

 

“大人,你是南方人,来这儿天天吃面肯定不习惯,我特意收集了一些金积堡一带产的大米,改善改善大人的胃口,这可是贡米啊,当年康熙帝最喜欢吃的东西。”袁保恒说道。

 

“什么?宁夏产大米?而且产在金积堡一带?我以为他们种的都是小麦呢。”左宗棠不由吃了一惊,这他可没有听说过。

 

“小麦也种,水稻也种,金积堡一带,因为靠近秦渠汉渠,所以种水稻更多一些。”袁保恒接着又说道:“因为这里天气冷,所以水稻长得比较慢,但是产量也高,不像小麦,7月底就收割了,而水稻却要到9月底10月初才收割,所以颗粒特别大,味道特别香。”

 

左宗棠忽然眼前一亮,追问袁宝恒道:“你确定是9月底10月初才收割?”

 

袁保恒点了点头:“我问清楚了的,确实如此。”

 

左宗棠忽然兴奋的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抱拳对着天拱了拱手,长舒了一口气:“真是天佑我大清,教主,汝命休矣!”

……

 

金积堡在黄河的东面,金顺和张曜带领的部队,在黄河的西面,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挡住宁夏府,就是今天的银川,那里的穆斯林南下支援金积堡。

 

从陕西延安向西偏北走,就能到达陕西和宁夏的交界处,这里有一个关键的地方,叫做花马池。再向西走,就到达了金积堡。

 

为什么花马池很重要?因为这里归属于宁夏的盐池县,听名字就知道这里产盐,而盐在西北,和钱就是同一个意思。

 

教主之所以有钱买武器修堡寨,就是因为他控制了这里,所以刘松山的第一个任务,就是夺回这里,断了教主的经济来源。

 

可是由于包括花马池在内,以及再往东去金积堡的路上,都是穆图善招抚了的地区。所以为了刘松山该不该占花马池,以及还可不可以再向前走的问题,穆图善和左宗棠打了一阵子文书官司,还闹到了朝廷上。

 

结果刘松山就在这里耽搁了半个多月,左宗棠一看就着急了,他给刘松山说,不要理他,有事我担着,你就以追剿陕西穆斯林叛匪为名义,立即出发,如果当地的穆斯林主动攻击你,你就照我教你的计策而行。

 

如果他们不攻击你,你就以搜查陕西叛乱穆斯林为名义,强行进入他们的寨堡,逼他们动手,越快越好,万万拖不得。

 

于是刘松山立刻出发,全军奔向金积堡,这个时候已经快到1869年7月了,金积堡之战,正式全面开打。

 

这一切都在教主的预料之中,他并不感到意外,于是他命令一部分陕西穆斯林骑兵,绕到刘松山的后方,袭扰他的后勤补给路线,而正面所有的堡寨,一律闭门不出,看他怎么办。

 

白彦虎带领的数千名河州骑兵,和他自己的陕西穆斯林骑兵,一共上万人,及时的赶到了金积堡。这让教主非常的高兴,于是他命令他们迅速的渡过黄河,去攻击金顺和张曜的部队。

 

结果白彦虎带领的河州骑兵,果然名不虚传,战斗力爆棚,一下子就把金顺和张曜的骑兵冲得七零八落,把他们的防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这样几万银川一带的穆斯林,顺利的渡过了黄河,前往支援金积堡。

 

这些人到了金积堡以后,教主立刻安排他们赶往青铜峡,去挡住了正在筑垒的雷正绾和黄鼎,而从定西,固原,平凉一带,收到教主传帖的的穆斯林,也及时赶到,堵住了他俩的退路。

 

一切都按照教主的计划,顺利地的在发展,唯一的变数就是刘松山,可是只要我坚守不出,他又能奈我何呢?教主难免有点得意,心想,谁才是小诸葛,恐怕我比左宗棠更有资格一些。

 

所有左宗棠的敌人,通常都会低估左宗棠,因为他看起来总是慢半拍。可是这半拍,就是为了故意踩你脚的,而且一定要踩得你痛不欲生。

 

话说这金积堡一带的穆斯林,看见刘松山的大军到来,全都躲入了寨堡。等着刘松山来攻,但是刘松山理都不理他们,直接就放火烧他们城外的庄稼,烧不着的,就派人拿镰刀去割。

 

这下穆斯林全都傻了眼了,你毁了庄稼,我们吃什么呀?教主给的剧本里,没有这么写呀!你们怎么瞎演起来了呢?导演,导演,这是怎么回事儿?

 

教主也懵了,说好了湘军纪律森严,秋毫无犯,而刘松山又是道德模范,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?这是祸害老百姓啊!

 

导演懵了,金积堡周围的群众演员,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演了。

 

于是有些堡寨的穆斯林,就冲了出来阻止刘松山的部队烧毁农作物,这样自然是飞蛾扑火,不但人被消灭了,寨子也就被顺手攻陷了。

 

而另外一些堡寨,白天不敢出来阻止,就晚上出来偷偷的抢割,管它熟还是没熟,有总比没有好。

 

可是这些湘军特坏,他们先把堡寨周围的农作物破坏掉,把远处的给你留着,你看着他们白天走远了,可是当你晚上出去收庄稼的时候,他们的骑兵就会突然出现,把穆斯林挡在城外,这样自然又是人寨两空。

 

如此一来二去之间,一不留神,刘松山几乎兵不血刃,居然连续攻下了几十座寨子,而这段时间表现的最好的,就是新收纳的董福祥部,他们的骑兵特别管用,让刘松山忍不住写信给左宗棠,夸奖董福祥的演技好,将来可以当大明星。

 

刘松山一路势如破竹,让教主顿时乱了方寸,慌乱之中,他的儿子马耀邦给他出了个主意,不如咱们把秦渠的水放了,挡住刘松山,教主没有细想,就采纳了这个方案。

 

可是教主刚一放水,马上反应过来,这是昏招,立刻派人去马五寨,让把水关了。而刘松山一看教主放水,猛得反应过来,这样毁了他们的庄稼,效率更高,于是立刻带兵直扑马五寨。

 

教主稍一定神,把整个事想了一下,他的头,嗡的一下就大了,不好!中计了!

 

左宗棠这是要断他的粮。金顺和张曜那里是被打败的,他们是故意放开缺口,这样银川的几万穆斯林,到了金积堡,就可以吃掉教主很多粮。

 

而张曜和金顺在黄河西边烧粮抢粮,根本就不是溃兵所为,就是为了让银川一带也缺粮,将来教主就无处买粮。

 

至于雷正绾和黄鼎,他们两个边打边退,装作不支,目的是吸引教主招集更多的穆斯林,去围攻他们,而这些穆斯林的粮食,全部要靠金积堡补给。

 

这各地的穆斯林援军,将近十万张嘴,一下子就把金积堡历年的存粮和今年的夏小麦几乎全部吃完,原本收了稻子还可以支撑,如果不出意外,还能有所盈余,可是现在……

 

教主突然感到天旋地转,居然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……

 

慈禧要派人去处理天津教案,可是却没人愿意出面,所有那些喊打喊杀的人,这时却集体沉默,其实很多人心里一清二楚,怎么处理天津教案,无非要么是打,要么是和。

 

但是打拿什么打?除了极少数楞头青,朝里有经验的大臣,虽然嘴巴上也迎合着社会舆论,一个个都做出宁愿舍身取义,也绝不低头的架势,但是心里谁都知道,那是鸡蛋碰石头,而要去谈和,那就准备当卖国贼吧。

 

所以自然而然的,没人愿意去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,到了具体安排谁去做这件事的时候,所有那些刚才还侃侃而谈,义愤填膺的家伙,全都闭上了嘴,低下了头,就好像完全和他们无关一样。

 

这帮人的小心思,慈禧自然也是心知肚明,但是她又不能揭穿,因为她也不能说出主和这句话,不然她就成了昏君宋高宗赵构了,虽然是女版的,但是一样会遗臭万年。

 

而她又不能乱点鸳鸯谱,如果不明白她心意的人,很可能会把事情搞砸,把帝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 

虽然她在朝堂上不断的给大家使眼色,又不断的说些双关语,来暗示大家,可是所有的人都在装傻,没人愿意提一点谈和的意思,一个个都把胸口拍得砰砰响,作出拼死一战的架势,把慈禧气得差点晕过去。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曾国藩站了出来,他表示愿意出面去解决天津教案,慈禧终于松了一口气,她知道她不用暗示他什么,他一定会做出最佳的选择。

 

但是他向慈禧提了一个条件,要她务必答应一件事,因为这一去,他肯定会身败名裂,被全国人民所唾骂,但是,和他要做的那件事相比,这一切值得付出,这是一件什么事呢?值得他愿意为此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呢?!

 

当他被委任为钦差大臣,负责去解决天津教案的消息传出来以后,他的亲朋好友,门人故吏,弟子学生,全都跑来劝他,谁都知道那是一个坑,他们一个个痛哭流涕,劝他不要自毁英名。

 

但是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总得有人站出来。”

……

 

袁保恒听完了左宗棠的计划后,不由得抚掌叫好,可是他想了一会儿以后,又发现这中间有点问题,于是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忧虑的就对左宗棠说:

 

“大帅,你这计策是釜底抽薪,实在是妙到极点!可是有个问题,这烧粮之事,有违圣贤之道,你恐怕也不便上奏说明,如果不说明这一层缘由,外人是不容易看明白的,恐怕会觉得你打了一个大败仗,这样会对你不利的呀!”

 

左宗棠沉默良久,凝视远方,然后长叹一声,说了一句跟曾国藩一样的话:“总得有人站出来!”

然后他接着说道:“在眼前的情况下,实在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!被人误解一阵子,看来是在所难免的了,但是最终的结果,一定会证明我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,更何况,和社稷江山,天下百姓相比,我个人的荣辱不值一提!千秋功罪,自有后人评说,我只要问心无愧就好!”

那么愿意为了国家和民族站出来的曾国藩和左宗棠,他们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?

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如果觉得本文可读,请分享到朋友圈,谢谢大家。



- End -


以防失联,请大家关注备用号
谢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。

备用号:灼识熔接机




晚清沧海事系列
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3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4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5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6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7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8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9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0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1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2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3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4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5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6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7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8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19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0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1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2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3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4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5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6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7)
●  晚清沧海事 上卷(28)



归因论

归因论一:一次马种的改良,是如何导致东亚两大强国覆灭的?
归因论二:中世纪治理水平最高的宋朝,为什么连一匹马都养不好?
归因论三:金庸笔下的郭靖,历史上真有其人吗?
归因论四:一度天下无敌的阿拉伯人,最后是怎么变成战五渣的?
归因论五:为什么拥有最接近现代社会制度的罗马人,也发展不出一支像样的骑兵来?
归因论六:宋朝人办不到的事,欧洲人是怎么办到的?
归因论七:古代世界最好的战马,是出自哪个国家的呢?
归因论八:蒙古军队最拿手的,到底是什么武功?
归因论九:埃及人和蒙古人之间的战争,为什么会改变世界的进程?
归因论十:为什么一个文明能否崛起的关键原因,取决于它的战争能力?
归因论十一:阿拉伯人真的曾经在中国南方建立过割据政权吗?
归因论十二:中国人为什么放弃了占领印度尼西亚?
归因论十三:中国人什么时候去清迈可以不用办护照?
归因论十四:为什么一个民族选择使用步兵方阵还是使用战车,会决定它的政治制度呢?
归因论十五:为什么英国的农民也敢闹事了?



◇ 时政评论  ◇






热文

☆ 一个永远无法知道的真相
☆ 7月31号,一个神奇的日子





·灼识新维度·

不一样的视角,不一样的维度

带来全新观点,全新认知升级

广告合作:331090708(QQ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/ 广告 /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·END·

四川灼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公司官网:www.sczhuoshi.com

咨询电话:028-86122608
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了解及购买灼识熔接机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灼识新维度

武汉极强至极科技有限公司_银盛通_畅捷通_小陆_电银通代理_银盛通代理_瑞银信代理_超级码代理_极强科技_13125071906 https://www.payatp.com/

相关文章

用户评论

*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027-59765604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